蛇姆同人文?-聽amu昨夜生歌感想+腦內
2010-11-01 Mon 15:23
深夜。
放下手中的psp,amu再次坐在電腦前,雖然玩怪物獵人玩的精疲力盡,但是還是睡不著。
一閉眼睛,又是那個人的笑容。今晚的nicoraji,他依然那麼耀眼,慵懶而溫柔的笑容是他的標誌,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這樣的他。。有多久。。沒見到了呢。。。。amu想起剛剛在推特看到他說一個人去吃烤肉,心裡突然一陣不忍,又不覺自嘲的微笑了起來,“他身邊那麼多人,又怎麼會想起我。。。”很多次也想要鼓起勇氣,跟他在推特上像其他人一樣聊天,可是做不到,點開回覆都會心臟狂跳不止,沒法組織語言。。。。
“真沒用啊。。。這樣的我。。。。”amu狠狠的搖了搖頭。

“不能這樣胡思亂想下去……”這樣對自己說之後,amu點開了生放送的頁面。
看著滿屏幕的問候語,突然有點後悔開了這窗,但是也只能強打精神,跟深夜來聲援的聽眾們聊起了日常。

他沒有來,或者說,他根本不曾來過。
早就準備好的特權米一次都沒用過,如果那個人來留米,發現自己有特權米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,amu苦笑,可是他不會來。

米里還是有人問到l4d2,之前每次都客氣的回答說,去問殿吧,我什麼時候都可以。現在,突然連那幾個字母都不想讀了呢。有米說,那是追悼殿的遊戲,amu忍不住附和了一句“是呢,追悼蛇足桑的遊戲呢”
真的能在記憶里追悼就好了,amu這樣想。

喝了一口手邊的可樂,突然很想唱歌,但是情緒卻因為自己說出來的“蛇足桑”而難以平靜。打開存放伴奏的文件夾,看到寫著pointfive的標籤,不自覺的打開了summer rain,聽眾一陣歡呼,amu微微嘴角上翹,他最喜歡的歌呢。
明明是很甜蜜的曲子,沒想到一個人唱的時候卻是這麼淒涼,好想跟那個人一起唱這一首,好想給他和音,好想。。。他。。。。

這時的amu不禁想到,熊貓在就好了呢。他一直那樣笑著,總是有話題,他在就可以不用想那麼多,不用想起他。。。可是偶爾也想要這樣一個人,盡情的用歌聲發洩,不然,會壞掉的吧。
恩,不能再依賴別人了。如果這份思念沒法消失殆盡的話,那就讓他繼續燃燒好了。Amu這樣想著,微笑著說“文學少年啊,恩,我只聽過殿的版本呢。”
別窓 | 生记录 | 留言:0 | 引用:1 | ∧top | under∨
| りつき的生放日记 |

搜索栏
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